<form id="bztnl"><form id="bztnl"></form></form>

      <address id="bztnl"><nobr id="bztnl"><meter id="bztnl"></meter></nobr></address>

          <address id="bztnl"><form id="bztnl"><nobr id="bztnl"></nobr></form></address>
          返回首頁

          分類施策 精準拆彈 用巧勁啃下防風險攻堅戰“硬骨頭”

          彭揚中國證券報·中證網

            自金融嚴監管工作啟動以來,我國金融風險由前幾年的快速積累逐漸轉向高位緩釋。“牛欄里關貓”的困境得到根本好轉,尤其是高風險金融機構、中小銀行局部流動性、影子銀行等重點領域風險得到了有序化解,各類金融市場風險總體可控。

            與此同時,宏觀審慎政策的深化實施也有助于夯實我國金融穩定的基礎。正如中國人民銀行黨委書記、中國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所言,經過持續努力,金融風險總體趨于收斂,金融體系韌性明顯增強。不僅成功避免了風險隱患向金融危機演變,也為應對各種復雜局面創造了寶貴的政策空間和回旋余地。

            金融防風險成績斐然

            今年以來,面對新冠肺炎疫情沖擊,中國金融體系保持了穩健運行。

            央行、銀保監會等監管部門及時出臺一系列紓困措施,全力以赴推動經濟恢復正常循環,提早謀劃應對風險反彈回潮,嚴密監測防范外部風險沖擊,有效防止了公共突發衛生事件引發重大金融風險。

            從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風險攻堅戰的時間計劃看,《中國金融穩定報告(2019)》明確,2020年是攻堅戰收官之年,力爭從基本完成風險治標逐步向治本過渡,完成攻堅戰既定任務。2020年即將收尾,3年來,金融領域存量風險被精準“拆彈”,增量風險也得到有效控制。

            截至今年8月,分領域看,影子銀行風險持續收斂,自2017年集中整治,到目前規模較歷史峰值壓降約20萬億元;不良資產認定和處置大步推進,3年時間,銀行業共處置不良貸款5.8萬億元,超過之前8年處置額總和;互聯網金融風險大幅壓降,一大批違法開辦的互聯網理財、保險、證券、基金和代幣機構被取締;房地產金融化泡沫化勢頭得到遏制,2019年與2016年相比,房地產貸款增速下降12個百分點,新增房地產貸款占全部新增貸款的比重下降10個百分點。

            在實現潛在風險“慢撒氣”“軟著陸”的同時,監管制度短板不斷補齊,央行、銀保監會等部門針對金融控股公司、系統重要性銀行、標準化債權類資產等領域出臺了相關政策,標本兼治的長效機制逐步健全。

            后疫情時代的多重挑戰

            新形勢帶來新挑戰,尤其是今年在疫情沖擊下,還有一些新的潛在風險點需加以前瞻性防范。

            例如,在資金面寬松背景下,部分企業利用低成本資金進行資金套利,甚至出現一些企業借機“搭便車”現象,有些信貸資金違規流入樓市股市,不僅對實體經濟發展不利,也給金融市場整體風險防控帶來挑戰。

            光大證券金融業首席分析師王一峰表示,疫情以來金融支持明顯快于實體經濟恢復,實體經濟杠桿率較快上行,存量風險處置出清過程減慢,需防范貨幣政策調控常態化之后存量風險的暴露。

            郭樹清強調,為應對疫情所采取的一系列宏觀對沖政策十分必要,執行中如遇新的異常情況還可能進一步加大力度。但要看到,在資金面寬松背景下,企業、居民、政府都可能增加債務。利率下行一致性預期強化后,有可能助長杠桿交易和投機行為,催生新一輪資產泡沫。一些地方的房地產價格開始反彈,金融資源有可能再次向高風險領域集中。信用較差的借款人可能借延期還款等優惠政策惡意逃廢債務,結構復雜的高風險影子銀行也容易卷土重來。

            從銀行業角度看,在信貸投放加力的同時,資產質量管控也是重點。當前經濟運行不確定性猶存,金融風險暴露存在一定時滯,不良資產反彈壓力仍然存在。

            另外,金融科技發展日新月異,傳統金融風險的表現形式、傳染路徑發生深刻改變,滋生了誘導過度消費、侵犯用戶隱私、助長“贏者通吃”壟斷等諸多風險,給監管帶來的防風險壓力與日俱增,不能不引起高度警惕。

            實現穩增長與防風險長期均衡

            總結近些年經驗,防范金融風險根本上要靠深化金融改革,通過改革提供機制保障和動力支持。同時,要加快完善現代金融監管體系,提高金融監管透明度和法治化水平。

            郭樹清強調,要切實增強機遇意識和風險意識,既要“穩定大局、統籌協調”,進一步提升金融服務質效,推動經濟發展盡快步入正常軌道;又要“分類施策、精準拆彈”,有序處置重點領域突出風險,實現穩增長和防風險長期均衡。

            針對當前情況,郭樹清表示,盡最大可能提早處置不良資產。信用風險是金融業最基礎的風險,有毒資產是必須下決心切除的病灶,掩蓋拖延只會貽誤治療,最終帶來嚴重后果。金融機構要采取更審慎的財務會計制度,做實資產分類,充分暴露不良資產。日常監管上,不簡單將不良率上升作為評判標準。要利用撥備監管要求下調騰出的財務空間,加大不良資產處置。制定切合實際的收入和利潤計劃,增加撥備計提和資本補充。疏通不良資產處置的政策堵點,為提高金融體系穩健性創造更有利條件。

            在完善現代金融監管體系方面,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副主任曾剛認為,完善現代金融監管體系需要補齊監管短板,過去金融領域的一些基本法律,比如商業銀行法、人民銀行法等很長時間沒有修訂,已不太適應現實經濟或金融創新的發展,因此出現很多法律空白,甚至在實踐中有突破法律要求的情況。“陸續對基本法律進行修訂是現代金融監管體系最核心的事情。可以將最新的監管理念、思路和要求,以及金融創新的一些方向納入金融監管法律體系基礎中。”

            對于金融科技領域,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政策研究中心主任何海峰表示,科技用于金融領域時是一把雙刃劍,面對中國金融新發展階段的新機遇和新挑戰,怎樣定位很重要。既要善用金融科技,又要正視金融系統復雜性,尊重金融長期發展演化的客觀規律,趨利避害,共同致力于中國現代金融體系的健全和健康金融生態的完善。

          中證網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中國證券報·中證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國證券報、中證網。中國證券報·中證網與作品作者聯合聲明,任何組織未經中國證券報、中證網以及作者書面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凡本網注明來源非中國證券報·中證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更好服務讀者、傳遞信息之需,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本網亦不對其真實性負責,持異議者應與原出處單位主張權利。
          亚洲成熟中老妇女视频 - 在线 - 视频观看 - 影视资讯 - 多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