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bztnl"><form id="bztnl"></form></form>

      <address id="bztnl"><nobr id="bztnl"><meter id="bztnl"></meter></nobr></address>

          <address id="bztnl"><form id="bztnl"><nobr id="bztnl"></nobr></form></address>
          返回首頁

          如何激發極端情況下經濟潛能

          王夢汐中國證券報·中證網

            《極端經濟:韌性、復蘇與未來》一書展現了一組具有趣味性和啟發性的經濟學樣本。作者理查德·戴維斯從最具挑戰性的9個城市中透過現象看本質。無論是災害還是貧窮,無論是犯罪還是腐敗,無論是老齡化還是后現代,社會極端的不同程度和維度會孕育不同形式的經濟模式。但無一例外,人和社會的自適應能力都是驚人的。

            以需求驅動經濟

            極端是相對的,墨菲定律告訴我們社會和經濟總會有更壞的可能,但人的智慧以及生存需求會激發經濟的內在潛力,使之以某種非正規或前衛的方式運轉。

            2020年全球正在經歷一次史無前例的疫情,全球經濟遭遇重創。但亞齊,這座永遠在重建的城市卻告訴我們,人力資本是根本,尚存的技術和經驗是寶貴的財富,可以讓這座城市始終秉承著“重建地更好”的信念,快速的從廢墟中恢復。通過亞齊能夠讓我們對現實有更清醒冷靜的認識,能減輕疫情帶來的恐慌,并著眼于重構更美好的世界經濟。因為,不管疫情多么糟糕,各種“灰犀牛”的威力有多大,人們總是有能力創造市場。

            極端情況下人們自發創造的市場通常以非常規形式出現,并以需求驅動經濟。根據馬斯洛需求原理,人們首先要滿足生理需求,并逐漸過渡到尊重和自我實現需求。作者對比了扎塔里和阿茲拉克這兩種截然不同的、從難民營衍生出來的非常規經濟模式,阿茲拉克通過集中控制來確保重要資源公平分配的計劃經濟只能夠滿足難民的衣食住行等基本生存需要,難以達到更高層次的滿足。

            扎塔里恰恰是后者,任何不需要的東西都會催生熱鬧的非正規出口貿易,任何供給不足的東西都會很快實現進口。在這個小范圍的自由經濟市場中,人們的喜好、追求乃至思鄉之情都被敏銳地捕捉并發展成可交換和貿易的商品。一雙“看不見的手”將需求和供給整合起來,形成了繁榮的經濟體,五顏六色的墻壁是扎塔里市場生命力蓬勃的象征。

            作者進一步指出,計劃經濟不利于調動或限制了勞動者的積極性和創造力,而自由經濟則因多樣化的需求萌生了差異化的商品和服務,并創造出相應的就業崗位,使人們在滿足溫飽的同時,提升了滿意度。

            人不僅會自發創造市場,也有能力通過復雜的方式來轉移價值,建立經濟運行所需要的支付系統。亞齊的黃金、扎塔里的奶粉均展示了非正規貨幣作為流通媒介的價值,這不由得讓我們聯想到比特幣等虛擬貨幣的誕生。盡管更多時候比特幣是作為一種投機品出現,但對便利高效和安全性的需求使人們創造出央行數字貨幣、穩定幣等數字貨幣,可見人們進行非正規交易和交換的沖動是不可抑制的。

            合作是經濟復蘇前提

            在古典主義經濟學中,比較優勢成為國際分工與貿易的理論依據。不難發現,世界上那些資源豐富或者具有技術優勢的城市或地區總能搶占發展先機。比如土地富饒的達里恩、礦產資源豐富的金沙薩和工業的起源城市格拉斯哥。但作者筆下的這三個經濟體卻都走向沒落并渴望復蘇。原因在于:

            首先,自由經濟如果發生在一個沒有文化認同的城市,規章和監管就是必要的,否則會出現公共資源和環境被濫用的不良后果。正如奧斯特羅姆在《公共事務的治理之道》中提及的那樣,即使是不受監管的自由市場也需要一個方向舵、一種社區精神、一種推動凝聚力的共同目標。如果缺乏這一點,就需要一些非正規的監管手段。

            其次,外部性可能帶來損害,也可以創造價值,但政府的不當干預會削弱正向作用或形成不良循環。金沙薩的蒙博托主義雖然早期是有益的,但復雜多變的國際環境使得押注銅價和管控農產品價格成為壓倒經濟的最后一根稻草,人們對政府的不信任意味著人們依賴盜版交易,但政府不具備對這些交易征稅的能力意味著缺乏資金來資助公共服務和基礎設施。而繁榮時期的格拉斯哥告訴我們,馬歇爾在《城市經濟學》中所描述的三種集聚力量:勞動力隊伍、技術溢出和供應鏈可以帶來積極的溢出效應,比如創造千萬個就業機會。

            再則,社會資本具有化腐朽為神奇的力量,推動貿易復蘇。埃米爾·迪爾凱提出的“相互精神支持”正是這種社會資本的寫照,即基于文化、傳統和奉獻的非正規扶助有助于緩和經濟體的失敗、促進獨特的金融創新并推動貿易繁榮。

            放眼世界,當今全球化正面臨嚴重挑戰,如果將各個國家比作家庭,那么聯合國、世界銀行等國際組織正是基于信任和互惠而成立的非營利機構,它致力于促進社會融合和和平發展。從意大利南北經濟模式的差異中,我們知道依靠被稱為“非道德家庭主義”的破壞性文化規范只會帶來短視的、自私的和腐敗的經濟體,將“單邊保護主義”類比為“非道德家庭主義”,堅持前者的世界終將陷入蕭條,可持續的經濟繁榮需要各個國家的相互精神、互惠互利。

          中證網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中國證券報·中證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國證券報、中證網。中國證券報·中證網與作品作者聯合聲明,任何組織未經中國證券報、中證網以及作者書面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凡本網注明來源非中國證券報·中證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更好服務讀者、傳遞信息之需,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本網亦不對其真實性負責,持異議者應與原出處單位主張權利。
          亚洲成熟中老妇女视频 - 在线 - 视频观看 - 影视资讯 - 多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