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bztnl"><form id="bztnl"></form></form>

      <address id="bztnl"><nobr id="bztnl"><meter id="bztnl"></meter></nobr></address>

          <address id="bztnl"><form id="bztnl"><nobr id="bztnl"></nobr></form></address>
          返回首頁

          發展以股權投資為主的金融支持綠色科技服務體系

          證券時報

            作者:馬駿

            要實現“30·60”碳達峰、碳中和的目標離不開金融支持。根據一些初步估算,未來30多年內,中國實現碳中和所需要的綠色低碳投資的規模約在百萬億人民幣以上,甚至達到數百萬億。中國目前的綠色金融業務以綠色貸款和綠色債券為主,而綠色科技研發運用具有項目投資周期長,收益率偏低,技術成熟度、市場前景不明朗等特點。因此,為了支持大量的綠色低碳技術項目研發及商業化,需要建立以股權投資為主體,股票市場和投貸聯動為支撐的金融服務體系。

            大量減碳技術尚未

            被商業化或大規模應用

            碳中和指的是碳排放和碳匯的增減平衡。2020年9月22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在聯合國大會一般性辯論中,向全世界莊嚴宣布,中國將力爭于2030年前實現碳達峰,在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這是全球應對氣候變化歷程中的里程碑事件,也將加速中國綠色低碳轉型的步伐。

            中國實現低碳轉型需要大量的綠色低碳投資。一些研究團隊測算了實現碳中和所需的綠色低碳投資規模。如:清華大學氣候變化與可持續發展研究院牽頭的《中國長期低碳發展戰略與轉型路徑研究》報告提出了四種情景構想,其中實現1.5℃目標導向轉型路徑,需累計新增投資約138萬億元人民幣,超過每年GDP的2.5%;中國投資協會和落基山研究所的研究估計,在碳中和愿景下,中國在可再生能源、能效、零碳技術和儲能技術等七個領域需要投資70萬億元。基于這些初步估算,未來30多年內,我國實現碳中和所需要的綠色低碳投資的規模應該在百萬億元人民幣以上,也可能達到數百萬億元。

            同時,據國際能源署分析,實現碳中和所需要的技術中還有75%沒有被商業化或大規模應用。這意味著綠色科技技術研發與商業化之間存在巨大鴻溝。以碳中和為目標,完善和發展綠色金融成為推動綠色科技發展和實現碳中和的關鍵措施。

            實現碳中和需要大量的綠色低碳投資,絕大部分需要通過金融體系動員社會資本來實現。考慮到綠色科技研發運用的特點,為了支持大量的綠色低碳技術項目研發及商業化,需要建立以股權投資為主體,股票市場和投貸聯動為支撐的金融服務體系。據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的統計,目前在協會注冊的、冠名為綠色的各類基金超過700只,但很少有基金涉足綠色技術創新領域,相應的投資規模較為有限。

            綠色低碳技術

            投融資面臨三大障礙

            自2015年黨中央、國務院在《生態文明體制改革總體方案》中首次提出構建綠色金融體系以來,我國在綠色金融標準、激勵機制、披露要求、產品體系、地方試點和國際合作等方面取得了長足進展,在部分領域的成就已經在國際上產生了重要影響。然而,對照“30·60”碳達峰、碳中和的目標,尤其是與綠色科技的融資需求相比,目前的綠色金融體系仍面臨一些問題和挑戰。

            一是政策標準和激勵措施不足。綠色金融標準體系中,還存在部分綠色項目并不完全符合碳中和對凈零碳排放要求的情況。金融監管部門的一些政策,包括通過再貸款支持綠色金融和通過宏觀審慎評估體系考核激勵銀行增加綠色信貸等,以及一些地方政府對綠色項目的貼息、擔保的機制在一定程度上調動了社會資本參與綠色投資的積極性,但激勵力度和覆蓋范圍仍然不足,特別是對綠色項目中的低碳、零碳科技投資缺乏特殊的激勵。

            二是金融機構和金融產品支持綠色科技的能力不足。技術項目融資路徑有三種:一是銀行貸款;二是非銀行金融機構投資;三是企業內源性融資。就前兩種融資途徑而言,綠色科技創新企業一般多為中小民營企業,缺少抵押物,同時項目投資周期較長(一般5~10年),我國銀行的傳統信貸平均期為2~3年,缺少可抵押資產和期限錯配,導致綠色技術企業難以通過傳統銀行貸款渠道獲得足夠的資金。同時,我國多數金融機構尚未充分理解氣候轉型的相關風險,也未建立識別、分析和管理此類風險的機制,在認識和內部能力上,與國外領先機構相比還有較大差距。對股權投資而言,我國私募股權和風險投資機構仍然存在對綠色技術的認知和經驗不足、基金存續期較短,導致PE/VC對綠色技術的投資不足的問題。從綠色科技項目角度看,多數綠色科技企業商業模式不清晰,市場規模有限,收益率較低。在低碳轉型過程中,一些技術路徑也有待進一步明晰。

            三是綠色科技企業孵化的加速支撐體系尚未完善。技術商業化需要足夠的商業應用場景支撐。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目標,需要推動能效、新能源、儲能、負排放/碳移除等關鍵共性技術、前沿引領性技術、顛覆性創新技術的研發創新和應用推廣,需要加強多產業的交叉聯動性,這是一個綜合性工程。

            完善股權投資支持

            綠色低碳技術發展建議

            基于現狀,筆者提出如下建議:

            一是完善綠色金融與綠色低碳技術的政策與實踐的協調機制,為金融支持市場化綠色技術創新體系構建多層次服務體系。政府明確綠色技術產業屬于政府性融資擔保體系的支持范疇。設立地方綠色轉型發展創新平臺,根據自身特點引進并支持綠色科技企業的發展。金融監管部門鼓勵綠色金融創新,通過“投貸聯動”等機制,讓銀行等金融機構的資金更多地支持綠色股權投資。上市公司和大型企業可以設立綠色轉型創新平臺以及把綠色低碳發展作為企業戰略投資的重點方向。此外,建議建立鼓勵私募股權投資行業投資支持低碳發展的政策體系和激勵機制,出臺支持綠色技術轉移轉化眾創空間、綠色科技孵化器、可持續發展創新示范區、生態文明建設示范區的政策。

            二是建立綠色科技項目與綠色融資渠道的協同機制,如搭建服務于綠色科技項目和綠色資金的對接平臺。政府應鼓勵支持第三方服務機構開展綠色科技環境效益評估和綠色科技企業投資預評估,提供融資服務和加速服務,降低股權投資機構的投資風險和評估成本。推進構建綠色資產/項目評估篩選框架和指標體系。通過項目資源對接、專題路演等形式推動綠色金融與項目對接落地,打造標桿項目。最近,北京綠色金融與可持續發展研究院聯合多家機構發起的綠色科技項目庫和“金融支持綠色科技平臺”就是這個方向上的一個有益嘗試。

            三是多渠道增加向綠色低碳科技企業投資的股權投資的中長期資金來源,鼓勵保險公司、養老基金、政府產業引導基金等逐步增加對綠色科技投資的比例。

            四是更大幅度地向國際資本開放綠色股權投資市場,吸引更多的國際資本投向綠色投資基金或綠色科技企業。

            展望未來,筆者相信隨著中國綠色發展戰略的深化,碳減排帶來的正外部性逐步顯現,綠色項目有望體現出更高回報,股權投資的深度參與有望為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目標發揮更大作用。

            (作者系北京綠色金融與可持續發展研究院院長)

            

          中證網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中國證券報·中證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國證券報、中證網。中國證券報·中證網與作品作者聯合聲明,任何組織未經中國證券報、中證網以及作者書面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凡本網注明來源非中國證券報·中證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更好服務讀者、傳遞信息之需,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本網亦不對其真實性負責,持異議者應與原出處單位主張權利。
          亚洲成熟中老妇女视频 - 在线 - 视频观看 - 影视资讯 - 多多网